X
 

10 9 月 2018

在比賽的路上-車隊技師的日誌第2集

今年50歲的法國技師Frédéric Bassy至今已擔任技師長達30年之久,他曾效力於許多全球最頂尖的職業車隊。而在Bassy的人生裡,似乎從未發生過職業倦怠,在過去幾年,他一直都擔任Cannondale車隊的技師,即便說這幾年歷經了多次的車隊改名以及選手換將,來到今年的Education First-Drapac p/b Cannondale他依舊是一位稱職的技師。 1)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這份工作產生熱情? 大概在我10歲的時候,我那時候就喜歡騎車,並且兩屆環法冠軍的Bernard Thevenet就住在我家500公尺附近。從那時開始,我就一直以他為目標,以後要當一位農夫以及職業車手。 2) 你每年大約會有幾天跟著車隊南征北討的訓練或比賽? 大約180-190天。 3) 你總共跑過幾天GT三大環賽? 10屆環義、25屆環法、25屆環西。 4) 你覺得在每天的工作中哪一個部分最為重要? 我認為選手與技師之間的信任感非常重要。尤其是選手無論在比賽或訓練時都會騎的很快以及激烈操控,因此自行車必須保持在完美狀態,以確保取得最佳狀態以及人身安全。為此,注重每一項細節是我認為最重要的,無論是主將還是副手的器材都一樣重要。 我們非常重視安全。小至每顆螺絲都要細心檢查,還有像是管胎膠等也都要定期檢查(例如在現在的環西期間由於天氣較熱,很可能選手在經過長下坡後,管胎膠就會發生液化)。管胎膠發生液化的情況,也有可能是當我們在黏好管胎後,把輪組放在補給車內,由於車內的氣溫過高而導致管胎膠的假性黏緊。但無論如何,我們是絕不會讓選手在器材可能發生問題的情況下上場比賽。我們每天在選手比賽後會立即檢查車況,而來到隔天開賽前的準備,一般都是幫輪胎打氣並將車輛搬上隊車。 6) 談談每天在環西大賽的行程? 每天早上我們大概會花一個小時幫輪胎打氣,然後將車輛架上隊車。以我們四位的技師人力分配,一般是兩個人打氣,另外兩個人將車輛架上隊車,而放上隊車也是有順序的,基本上是依照選手的GC(總成績)排名)以及隊經理的指示。隊車完成裝載後,我們會拔除電線以及水管,好讓按摩師可以將所有的行李放上巴士。而如果當天我們不是被安排上隊車進行動態支援,一般來說我們會直接開車到晚上下榻的旅館,基本上每一站的移師時間可能要3、4個小時。當我們抵達旅館時,行李車以及按摩師也會抵達並開始工作,要迅速將所有的行李下車,而作為技師的我們則是將巴士接上電線及水線,先洗巴士再來準備輪組,一般來說選手大都選用40、50mm的碳纖輪,而我們會依選手的需求來黏管胎,或是更換Compact壓縮盤等。接著,我們大約會有2、3小時的休息時間,但也不是說完全休息,必須先將自行車工作站準備好,包括擦拭布、油品、保養蠟等。這些東西一定要在隊車抵達之前全部準備好,這樣才不會浪費時間。待選手抵達時,我們至少要花兩個小時的時間,幫所有的戰駒洗的亮晶晶的,以及4輛隊車。至於在環西期間的晚餐,我們一般都在晚上9點半或是10點才吃。 7) 在環西期間你覺得哪位選手最在意他的戰駒? 其實每位選手都大同小異。例如說車隊主將Rigoberto Uran也是非常的平易近人;而Moreno有時候會有一些個人需求,例如他希望在彎把的煞變把附近再繞一圈把帶,藉由增加1公分的把帶厚度來提升騎乘舒適性。

IMG_5078

 

Vuelta Pre Start MB 1 5

 

Vuelta Pre Start MB 1 1

 

Vuelta Pre Start MB 1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