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1 11 月 2016

CONOR MACFARLANE越戰越猛,獲獎不斷

來自紐西蘭的極限MTB選手Conor Macfarlane,是FSA贊助的頂尖MTB選手之一,以下文章詳實紀載了他最近參加的一場比賽,號稱地表最殘酷的紅牛MTB單車賽-Red Bull Rampage。

過去五個月,我都待在加拿大移地訓練,最近才剛回到紐西蘭,回到溫暖的家第一件事就是好好休息,這種好久沒有休息的感覺,就像久旱逢甘霖。當然,休息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備戰在10月14日舉行的紅牛盃。為了保持訓練,我回到南半球的家鄉-在紐西蘭的皇后鎮(Queenstown),也因此當別人進入冬天苦於無法訓練,我還能出門練車保持身手的靈活度。

這場被喻為地表最殘酷的紅牛MTB單車賽有實況轉播,但很可惜的是我騎的並不好。現在回想,在比賽時我不在車上的時間,比起在車上的還要多,簡單說就是摔得亂七八糟。在路線選擇部分,我走了一條看起來像在山頂上的懸崖,這條路線真是帥爆啦!但問題是,難度也爆錶,我上車騎沒多久就摔了下來,使得這篇文章像是變成了我的摔車回憶錄。印象中,第一次的摔車是從大約15公尺上的懸崖摔下,我可不是隨便說說,這個距離是由量測員量過的。 當下看到這落差十幾公尺的垂直落差,還真是令人震撼啊!但我打定主意、堅信不移,決定要飛越這個遙遠的距離;現在回想起怎麼當初有那份傻勁啊!飛下山坡,單車即將觸地前,我的角度似乎偏了一些,而要降落的地表並不寬,只有大約一公尺寬,結果我當然又是摔了一回,這也是這場比賽中摔的最重的,整個就像是超人一樣飛越手把,摔得全身到處是擦傷及割傷。身體好像沒有大礙,檢查一下單車也沒太大的問題,應該還能夠騎,因此我決定再一次嘗試飛越,結果是完美落地。這成功的感覺很不賴,其實原本還有放棄的念頭,但看來再度進擊是正確的。來到下一個障礙,我騎得有些太快了,似乎很難處理接下來大約三公尺的垂直落差。正當我凌空飛翔,心裡快速閃過一個念頭,糟了,看來又要摔了,潛意識告訴自己要用後輪著地來吸收這個衝擊,但事實上,用後輪著地反而更糟。接觸地面時,這強大的衝擊力將我甩下車,雖然說摔的不算重,但不巧的是撞到幾顆大岩石,正臉撞到石頭,好在有護目鏡保護著,只傷到眉毛而已,但手的部分就沒那麼幸運,感覺扭傷很嚴重。但還好,原以為是手掉斷了,但結果只是扭傷。 大約15公尺上的懸崖摔下,我可不是隨便說說,這個距離是由量測員量過的。

  • conor rampage 2016_2nov1
  • conor rampage 2016_3nov1
  • conor rampage 2016_4nov1

進行決賽之前,我先做足了一個多小時的練習,大約練習了四分之一的路線。由於手腕受傷,說真的不太確定我這樣的狀態能否下場參賽,雙手被醫護人員包的像木乃伊似的。但還好,雖然包的厚實,卻也還能夠抓握手把,所以這群醫護組是夠專業的。回到比賽,我在飛下落差時又發生跟之前一樣的錯誤,但幸好已經有前車之鑑還能夠救回,結果只是降落時的速度慢了些;但問題是我失算了,落地的寬度比我想的還窄了半公尺,已經預料下一刻要摔車了。 個距離是由量測員量過的。很神奇的是,這一次我又沒受大傷,只有一些皮肉傷而已。但這時候我已經猶疑不定了,到底是否還要參加下一輪的比賽來蹂躪自己,畢竟已經摔得遍體鱗傷了,到底還要堅持下去嗎?但我衡量了自身情況,看起來是沒太大的問題,好吧!那就繼續拼戰吧!來到第二輪的飛越,這一次摔得更重了,很明顯的比第一次的摔傷更嚴重。在第二輪的飛越,事先我沒再去看勘查地型,就給他來到山頂,憑著直覺給他衝下去,但是當我騰空時看到底下的落差,我決定讓車身以稍微偏一些的角度來落下,但是這個飛越下衝的力道實在太強大了,並且看來是救不回來了,心裡只希望不要傷得那麼重!結果,這次沒那麼幸運了,傷的不算輕,不僅膝蓋扭傷,即便說我有穿著長袖車衣、全套護具,手肘處竟也縫了26針!這應該是摔下時手肘保護片飛出,而尖銳的岩石正好造成傷害。 個距離是由量測員量過的。

休息了好一段時間,這段在家療傷、不能騎車的日子真的很無聊,希望再過一、兩個禮拜我就能恢復的差不多,迫不及待想出門騎車。雖然說在這場比賽中受到傷害,但由於我的敢鬥精神,我的車界伙伴也投我一票,讓我拿下最佳精神獎(Mcgazza Spirit Award)!能將這座獎盃帶回皇后鎮,當然是非常的開心。希望明年我能在這場紅牛盃再接再勵,好好的跑完這場比賽,不斷精進自己的操控技巧。

在復原期間我會當個乖寶寶,以免讓舊傷復發,等一切都穩定後再重新出發。

-Conor Macfarlane.

文章來源:WideOpen.co.nz/照片:Bejon Haswell

精彩完整內文請進入wideopen.co.nz 明年我能在這場紅牛盃再接再勵,好好的跑完這場比賽,不斷精進自己的操控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