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13 7 月 2018

觀光騎士 SIMON CLARKE 的環法日誌:第六集

在昨天的比賽Rigoberto Uran喪失了幾秒的秒差,老實說我並不挺擔心的,因為主要差異是在終點的爬坡型衝刺。畢竟環法賽的菁華是在中、後段的高山站,那些群峰峻嶺才真是定勝負的關鍵,也因此在昨日小輸個幾秒算是無傷大雅。 當然,在競爭激烈的環法賽,任何的秒差都不能等閒視之,但既然是像昨天那樣極小的秒差,有時候也無法面面俱到。談到昨日真正的輸家,大概可說是Tom Dumoulin以及Romain Bardet這兩位老兄了,他們在最後段的爬坡發生機械故障(輪組問題)因此失掉了不少的秒差。 而在昨天的危機也是轉機,是那陣確實強勁來自北方的側風,好在我們的車隊經理Andreas Klier是個賽場資深老將,在賽前就告訴我們賽況,也因此我們都做好準備隨時接招QuickStep車隊的戰略。如果QuickStep車隊在這個危險的賽段要放手一搏,我們車隊也是做好準備等著他們來。 當集團持續加速並開始分裂時,我們全隊7人(除了Lawson Craddock)都在集團前方。如果Craddock沒發生摔車意外,想必他也會在集團跟我們並肩拼戰。可以這麼說我們車隊都能處在集團前方進行控管,整體作戰能力很強,就像平日一樣的合作無間。 而在本日的賽事也算是風平浪靜,車隊之間沒有太多的動作。主要是車隊總監Charly Wegelius持續透過無線電廣播給我們重要資訊(情報源頭來自於Klier),讓我們閃避了不少因側風帶來的可能危險。來自無線電的資訊都蠻重要的,包括前方要進小城鎮因此道路會縮減、前方有路橋、或是有側風等,感謝有這些資訊讓我的競賽更安全、心理壓力也小一些。 我自己覺得今天的表現還不錯。車隊主將由Sep Vanmarcke擔綱,他帶領我們車隊在進入Mur de Bretagne都保持在適當的作戰位置,並且車隊還下達命令要我在途中保留一些體力,以便在最後的爬坡全力進攻。另一點很重要的,我們也要確保Uran在最後爬坡前的2公里卡在好位置,以便全力進攻。 Vanmarcke不愧是稱職的主將,他讓整支車隊進入作戰姿勢以迎戰側風,還讓我們車隊卡在集團前方,並且確保Uran待在車隊最好的位置以保留體力。 整體來說,今天的賽段還算單純,就是一些帶有技巧性的窄路,而這些跟中、後段的山路比起來一點也不算什麼。在最後20公里賽段沿著Mûr de Bretagne繞行,還好當下面臨了正逆風因此讓集團減速不少,也讓我們降低了不少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