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1 11月 2016

CONOR MACFARLANE越战越猛,获奖不断

来自纽西兰的极限MTB选手Conor Macfarlane,是FSA赞助的顶尖MTB选手之一,以下文章详实纪载了他最近参加的一场比赛,号称地表最残酷的红牛MTB单车赛-Red Bull Rampage。

过去五个月,我都待在加拿大移地训练,最近才刚回到纽西兰,回到温暖的家第一件事就是好好休息,这种好久没有休息的感觉,就像久旱逢甘霖。当然,休息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备战在10月14日举行的红牛杯。为了保持训练,我回到南半球的家乡-在纽西兰的皇后镇(Queenstown),也因此当别人进入冬天苦於无法训练,我还能出门练车保持身手的灵活度。

这场被喻为地表最残酷的红牛MTB单车赛有实况转播,但很可惜的是我骑的并不好。现在回想,在比赛时我不在车上的时间,比起在车上的还要多,简单说就是摔得乱七八糟。在路线选择部分,我走了一条看起来像在山顶上的悬崖,这条路线真是帅爆啦!但问题是,难度也爆表,我上车骑没多久就摔了下来,使得这篇文章像是变成了我的摔车回忆录。印象中,第一次的摔车是从大约15公尺上的悬崖摔下,我可不是随便说说,这个距离是由量测员量过的。 当下看到这落差十几公尺的垂直落差,还真是令人震撼啊!但我打定主意丶坚信不移,决定要飞越这个遥远的距离;现在回想起怎麽当初有那份傻劲啊!飞下山坡,单车即将触地前,我的角度似乎偏了一些,而要降落的地表并不宽,只有大约一公尺宽,结果我当然又是摔了一回,这也是这场比赛中摔的最重的,整个就像是超人一样飞越手把,摔得全身到处是擦伤及割伤。身体好像没有大碍,检查一下单车也没太大的问题,应该还能够骑,因此我决定再一次尝试飞越,结果是完美落地。这成功的感觉很不赖,其实原本还有放弃的念头,但看来再度进击是正确的。来到下一个障碍,我骑得有些太快了,似乎很难处理接下来大约三公尺的垂直落差。正当我凌空飞翔,心里快速闪过一个念头,糟了,看来又要摔了,潜意识告诉自己要用後轮着地来吸收这个冲击,但事实上,用後轮着地反而更糟。接触地面时,这强大的冲击力将我甩下车,虽然说摔的不算重,但不巧的是撞到几颗大岩石,正脸撞到石头,好在有护目镜保护着,只伤到眉毛而已,但手的部分就没那麽幸运,感觉扭伤很严重。但还好,原以为是手掉断了,但结果只是扭伤。 大约15公尺上的悬崖摔下,我可不是随便说说,这个距离是由量测员量过的。

  • conor rampage 2016_2nov1
  • conor rampage 2016_3nov1
  • conor rampage 2016_4nov1

进行决赛之前,我先做足了一个多小时的练习,大约练习了四分之一的路线。由於手腕受伤,说真的不太确定我这样的状态能否下场参赛,双手被医护人员包的像木乃伊似的。但还好,虽然包的厚实,却也还能够抓握手把,所以这群医护组是够专业的。回到比赛,我在飞下落差时又发生跟之前一样的错误,但幸好已经有前车之鉴还能够救回,结果只是降落时的速度慢了些;但问题是我失算了,落地的宽度比我想的还窄了半公尺,已经预料下一刻要摔车了。 个距离是由量测员量过的。很神奇的是,这一次我又没受大伤,只有一些皮肉伤而已。但这时候我已经犹疑不定了,到底是否还要参加下一轮的比赛来蹂躏自己,毕竟已经摔得遍体鳞伤了,到底还要坚持下去吗?但我衡量了自身情况,看起来是没太大的问题,好吧!那就继续拼战吧!来到第二轮的飞越,这一次摔得更重了,很明显的比第一次的摔伤更严重。在第二轮的飞越,事先我没再去看勘查地型,就给他来到山顶,凭着直觉给他冲下去,但是当我腾空时看到底下的落差,我决定让车身以稍微偏一些的角度来落下,但是这个飞越下冲的力道实在太强大了,并且看来是救不回来了,心里只希望不要伤得那麽重!结果,这次没那麽幸运了,伤的不算轻,不仅膝盖扭伤,即便说我有穿着长袖车衣丶全套护具,手肘处竟也缝了26针!这应该是摔下时手肘保护片飞出,而尖锐的岩石正好造成伤害。 个距离是由量测员量过的。

休息了好一段时间,这段在家疗伤丶不能骑车的日子真的很无聊,希望再过一丶两个礼拜我就能恢复的差不多,迫不及待想出门骑车。虽然说在这场比赛中受到伤害,但由於我的敢斗精神,我的车界伙伴也投我一票,让我拿下最佳精神奖(Mcgazza Spirit Award)!能将这座奖杯带回皇后镇,当然是非常的开心。希望明年我能在这场红牛杯再接再励,好好的跑完这场比赛,不断精进自己的操控技巧。

在复原期间我会当个乖宝宝,以免让旧伤复发,等一切都稳定後再重新出发。

-Conor Macfarlane.

文章来源:WideOpen.co.nz/照片:Bejon Haswell

精彩完整内文请进入wideopen.co.nz 明年我能在这场红牛杯再接再励,好好的跑完这场比赛,不断精进自己的操控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