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10 9月 2018

在比赛的路上-车队技师的日志第2集

今年50岁的法国技师Frédéric Bassy至今已担任技师长达30年之久,他曾效力於许多全球最顶尖的职业车队。而在Bassy的人生里,似乎从未发生过职业倦怠,在过去几年,他一直都担任Cannondale车队的技师,即便说这几年历经了多次的车队改名以及选手换将,来到今年的Education First-Drapac p/b Cannondale他依旧是一位称职的技师。 1) 你是从什麽时候开始对这份工作产生热情? 大概在我10岁的时候,我那时候就喜欢骑车,并且两届环法冠军的Bernard Thevenet就住在我家500公尺附近。从那时开始,我就一直以他为目标,以後要当一位农夫以及职业车手。 2) 你每年大约会有几天跟着车队南征北讨的训练或比赛? 大约180-190天。 3) 你总共跑过几天GT三大环赛? 10届环义丶25届环法丶25届环西。 4) 你觉得在每天的工作中哪一个部分最为重要? 我认为选手与技师之间的信任感非常重要。尤其是选手无论在比赛或训练时都会骑的很快以及激烈操控,因此自行车必须保持在完美状态,以确保取得最佳状态以及人身安全。为此,注重每一项细节是我认为最重要的,无论是主将还是副手的器材都一样重要。 我们非常重视安全。小至每颗螺丝都要细心检查,还有像是管胎胶等也都要定期检查(例如在现在的环西期间由於天气较热,很可能选手在经过长下坡後,管胎胶就会发生液化)。管胎胶发生液化的情况,也有可能是当我们在黏好管胎後,把轮组放在补给车内,由於车内的气温过高而导致管胎胶的假性黏紧。但无论如何,我们是绝不会让选手在器材可能发生问题的情况下上场比赛。我们每天在选手比赛後会立即检查车况,而来到隔天开赛前的准备,一般都是帮轮胎打气并将车辆搬上队车。 6) 谈谈每天在环西大赛的行程? 每天早上我们大概会花一个小时帮轮胎打气,然後将车辆架上队车。以我们四位的技师人力分配,一般是两个人打气,另外两个人将车辆架上队车,而放上队车也是有顺序的,基本上是依照选手的GC(总成绩)排名)以及队经理的指示。队车完成装载後,我们会拔除电线以及水管,好让按摩师可以将所有的行李放上巴士。而如果当天我们不是被安排上队车进行动态支援,一般来说我们会直接开车到晚上下榻的旅馆,基本上每一站的移师时间可能要3丶4个小时。当我们抵达旅馆时,行李车以及按摩师也会抵达并开始工作,要迅速将所有的行李下车,而作为技师的我们则是将巴士接上电线及水线,先洗巴士再来准备轮组,一般来说选手大都选用40丶50mm的碳纤轮,而我们会依选手的需求来黏管胎,或是更换Compact压缩盘等。接着,我们大约会有2丶3小时的休息时间,但也不是说完全休息,必须先将自行车工作站准备好,包括擦拭布丶油品丶保养蜡等。这些东西一定要在队车抵达之前全部准备好,这样才不会浪费时间。待选手抵达时,我们至少要花两个小时的时间,帮所有的战驹洗的亮晶晶的,以及4辆队车。至於在环西期间的晚餐,我们一般都在晚上9点半或是10点才吃。 7) 在环西期间你觉得哪位选手最在意他的战驹? 其实每位选手都大同小异。例如说车队主将Rigoberto Uran也是非常的平易近人;而Moreno有时候会有一些个人需求,例如他希望在弯把的煞变把附近再绕一圈把带,藉由增加1公分的把带厚度来提升骑乘舒适性。

IMG_5078

 

Vuelta Pre Start MB 1 5

 

Vuelta Pre Start MB 1 1

 

Vuelta Pre Start MB 1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