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27 4月 2017

快言快语:专访极限越野大师CONOR MACFARLANE

CR (Chris Ricci):身为纽西兰人的你,几乎每年都会飞往加拿大.惠斯勒山脉,这当中是有什麽原因吗?究竟惠斯勒山脉是哪里吸引你呢?

CM (Conor Macfarlane): 寻找无止尽的夏天。但这也不是说我逃避或是不喜欢冬天,特别是我从小到大都喜欢在冬天时溜冰。但是相较之下,爱骑车的我更喜欢夏天,所以我更喜欢艳阳高照的日子,尽可能在艳阳下挥洒汗水。

CR:你刚刚说的无止尽的夏天…是什麽意思呢?

CM:住在纽西兰位於南半球的我,充分利用每分每秒的夏天日照,直到接近冬天滑雪场快开幕时,我就飞往北半球去迎接新的夏天。过去几年,我一年之中在海外的时间有将近五个月,所以当我回到纽西兰时又是春天,那是非常怡居舒适的天气,然後直到6月中旬,又飞往北半球国家去觅求另一个夏天。 

CR:有很多人说你目前的生活是他们的终极梦想。我们想问一下,如果要过这样梦境般的单车生活,在现实当中要做哪些牺牲呢?

CM:这好像是别人的西瓜总是比较大颗的概念。对我这种像是过着吉普赛生活的人,就好像是一只皮箱走天下,或更精确的说是带着携车箱去旅行;但问题是,为此我也要牺牲掉与家人亲友的相处时间。当然,最好的情况是依旧在北半球国家骑车拍片,而当我想念家人或是想见到熟悉的人事物,再买机票回家。问题是,这在财务上是不允许的,我开玩笑说我的经济水准,差不多是穷光蛋那个等级吧! 还有另一个牺牲是,为了赚取飞往世界各地的旅费,去令人惊叹的地方骑车丶拍片等,我在纽西兰也是找了一份全职工作,也因此一年到头可说都没有自己的时间。在此要非常感谢我的老板Reon,谢谢他总是体谅我丶支持我的梦想,让我能保持相当弹性的工作时间。当然,严格说起来这也不算是什麽牺牲,毕竟我可以到北半球骑车拍片圆梦,但难免还是觉得在自己家乡丶尤其是在风光明媚的夏天没有空闲时间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不免有些小失落。
 

  • 2_1
  • 3_1

CR:在你的车涯中,有哪件事最俱挑战性丶或是最让你引人为傲的吗?

CM: 看到辛苦拍片最终剪辑而成的影片,特别是当你为了某个镜头,在背後付出无数心血,而当你看到成品会有种一切都值得的成就感。还有,当别人看到你的影片并说他们被深深的感动,当下也会非常欢喜。而对我来说,车涯当中最有挑战性的,是学习如何面对受伤的状况,或是说学习如何跟伤痛相处。关於受伤,身体的伤害是一部分,还有更重要的是内在心灵的创伤。在不久前,我才因为手掌骨骨折而休养五个月,接着在掌伤复原後的两个礼拜,我骑车时又不幸摔断锁骨,然後又一次的进入复原疗程,也因此又中断骑车好一阵子。所以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是让我的身心合一,该冲就冲丶该停就停,让我保持在适当的配速,以降低发生运动伤害的可能。这几年来,我看过不少职业选手也经历过这些受伤低潮,有人走过了,但也有人走不出来;所以我会说这是我车涯中最俱挑战性的一部分。

CR:对於MTB骑乘爱好者,你会提供哪些建议让他们的单车骑乘更融入生活?

CM: 做就对了。问题是,很多人都是光说不练,嘴巴说得满口车经梦想,但却总是在原地踏步。对我来说,让单车融入生活的关键转捩点,是我搬家到皇后镇(Queenstown),出门只要几分钟就可以林道骑乘,无论要越野或下坡赛都可以。所以,别再光说不练了,想做什麽,去做就对了!

完整文章请见pinkbike.com 一部分。